文化和“神话”

位于欧洲最高的活火山----埃特纳火山的脚下,“埃特纳陶尔米纳区”境内拥有价值非凡的考古出土文物和建筑杰作。这片景色迷人、资源丰饶的地区向世人提供的人文景观和奇珍异宝的多样性是少数世界其他地区能够相提并论的。

最早的堪称尤利西斯

这位荷马史诗中颂扬的伊萨卡主人公英雄,同时也是一位不断追求真理和认知、探索未知的人类天才原型,可能也是史上第一位西西里岛探险家。荷马史诗中所描述的西西里岛是块拉斯忒吕戈涅斯的土地,是卡吕普锁的家乡,并根据一些学者,也是独眼巨人波吕菲摩斯的居所所在地。在成为被征服的土地之前,这里是一片充满神话的土地,始建于公元前743年的、西西里岛第一个希腊殖民地贾尔迪尼纳克索斯的遗址发掘,以及陶尔米纳古希腊剧院的遗址等一流考古文物的重见天日,仿佛为与古希腊文明的比较提供了鲜明的佐证。

萨拉森人堡垒、诺曼人要塞和腓特烈二世城堡,西西里岛上曾经经历的权利征服…

与历史的约会并不仅仅只是停留在今天的古老遗迹上。相传当年查理曼大帝在这里创建了无数的城堡,如卡拉塔比亚诺城堡,在这里你们可以沉迷于阿拉伯璀璨文化的影响;或者在弗兰卡维拉城堡和整个村庄四周笼罩的神秘氛围,直至当年诺曼人建造的无数要塞堡垒。沿着梅西纳的爱奥尼亚海岸,腓特烈二世建造了一系列被认为是13世纪最具代表性和最美丽的意大利皇家城堡,手笔全部出自当时的建筑天才里卡多达伦蒂尼(Riccardo da Lentini)。从萨沃卡到兰达佐的沿途丘陵小山顶或海边岩石峭壁的顶端,能看到许许多多雄伟壮观的城堡要塞如宝石般嵌在顶部,这些城堡要塞较之诺曼人要塞更具火山概念的原创性。千万不要错过历史可追溯到1040年的纳尔逊城堡,它的原址为当年勇猛的拜占庭将军乔治.马尼亚切在击败萨拉森人的战斗现场建起的一座作为纪念的修道院。修道院后来在1173年的地震中被震毁,纳瓦拉女王玛格丽特执意重新建造新的修道院,建好后的新修道院于1799年被捐赠给英国海军上将纳尔逊,以表彰他帮助布隆泰公爵出征获胜。今天,城堡位于一座郁郁葱葱的自然公园里,公园也包括了一座火山岩雕塑露天博物馆。宽敞整洁的内院里能够看到当年Birdport家族人员居住的房间窗户、马厩和马尼亚切圣玛利亚小教堂。

一座受电影界追崇的火山

西西里岛的天然美景为情感和创造力的表达提供了独一无二的环境背景。一些重量级的世界电影大师如帕索里尼、斯特劳布-胡烈和让爱泼斯坦在他们的电影作品中通过神话、天火的探索向人们讲述围绕埃特纳火山发生的一切:当今世界中已经遗失的道义精神、没有受到任何污染的大自然和当地人民的激情。不仅仅是火山,整片火山区土地都因第七艺术而得到了永生:“教父2”中最美丽的一些西西里外景是导演弗兰西斯科.福特.科波拉在萨沃卡拍摄的;罗伯托贝尼尼的影片“小恶魔”是以陶尔米纳为外景并在那里部分拍摄完成的;而卡塔尼亚的埃特纳火山也是法兰哥.齐费里尼的电影“一段莺史”的背景地,这些只是使人们体验到火山区自然美景魅力的一些可圈可点的名作。

一座无边界的岛屿

列昂纳多.夏夏(Leonardo Sciascia)对自己生长的这片土地非常谙熟,他在“夜莺的日子”中这样描述自己深爱的西西里岛:“它也是女人,神秘、无情,充满报复心,却美丽无比”。无需变身一名西西里的知识分子来为西西里沉迷并身陷“埃特纳陶尔米纳区”的诱惑。20世纪之前,伟大的浪漫主义作家歌德在埃特纳火山脚下终于领悟到自己苦苦追寻的意大利之旅的全部含义。1884年儒勒.凡尔纳登上华丽的帆船开始了自己的地中海航海之旅,卡塔尼亚是他登陆西西里岛的第一站,关于这个城市和它的周边凡尔纳在他的“马提亚.桑多尔夫”一书中进行了非常详尽的描述。几年之后,已经声名鹊起的莫泊桑被埃特纳火山顶上的黎明日出震撼,美不胜收,令人窒息,这在他的作品“流浪的生活”中有专门的描述。不仅仅是文学的世界,伟大的音乐世界也不例外:正是从这片自己挚爱的土地中,文森佐.贝里尼汲取灵感创作了凄美悲怆的歌剧“诺尔玛”。

如果你们正在寻找创作的灵感,不用畏惧在这里无法找到。